長江商報消息 武大經管院院長謝丹陽熱評中國經濟
  本報訊(記者 熊麗 李愛華 通訊員 葉晶)昨日上午的武大,校園內櫻花燦爛,報告廳里,一場關於中國經濟的遠慮與近憂的演講,進行得如火如荼。針對國內房地產市場、如何留住人才等焦點問題,經過“全球海選”,擔任武漢大學經濟與管理學院院長的謝丹陽做了精彩的演講。
  以時間換取房價趨於合理的空間
  “中國的房地產泡沫會不會破?”在演講現場,一位從事房地產開發的老總直接發問。“政府需要制定並實施計劃,使得若干年後或甚至相當長的時間後,將房價收入比(房地產價格/家庭收入比)降低到6倍左右,以時間換取房價趨於合理的空間。如果此解決辦法能夠實施的話,泡沫可以不破,可以被消化。從這種意義上來說,房價泡沫不一定要破滅,而從歷史上來講,很多國家的房地產都是以破滅而告終。但中國有一些特例,它有強大的政府,如果把提升考績、考量標準,放在房地產考核指標上的話,我想是可以做得到的,但我想說的是要給它一定的時間。”
  對於如何解決中國房地產市場的泡沫,謝丹陽表示,各城市可根據自身情況設定中長期房產價格目標(價格仍應由市場供需來決定),從而引導公眾的期望;各城市自行制定相關政策,房地產是一種特殊商品,在一個城市中工作的人們必鬚生活在工作地點附近,因此地方政府有責任確保居民不被非居民“綁架”。
  2040年 武漢能成為國際大都市
  謝丹陽認為,21世紀能否成為“中國世紀”,要看中國能否大幅提升創新能力。為此,他提出,需要有意識地營造一個“人才友好型”的環境以吸引各國人才。他提醒大家不要忘記:造就“美國世紀” 的是各國人才,包括許多我們的同胞。我們同樣應當讓各國人才為“中國世紀”而服務。
  為此,我們需要改進宏觀環境,包括推進法治建設和民主進程、提倡言論自由、加強知識產權保護、開設國際醫院和國際學校、治理環境污染、確保食品安全。此外,為吸引各國人才,中國有必要建設5至10座真正意義上的國際大都市。
  最後,謝丹陽教授分享了他對於武漢在中國經濟中的地位,以及武漢能否擔當國際大都市角色的初步思考。他說:“武漢有120萬在校大學生,居世界之首。可以嘗試拓展商業服務出口方面的人才培養;可以通過促進商業服務(金融、會計、法律服務、廣告、線上服務、辦公室後臺服務,以及R&D)的出口,提高本地區基本人口的外文交流水平,對於商業服務的出口而言,更重要的是人員交通的便利,而高鐵時代的到來,正凸顯了武漢在這一點上的優勢;武漢周邊具有世界級的自然風景,武漢應以‘東方瑞士’為目標。”
  基於這些有利因素以上,謝丹陽認為,經過一代人的努力,到2040年,武漢有能力成為國際大都市。
  ■互動答問
  餘額寶等產品監管成本比銀行小 政府調控合理
  昨日的互動環節長達40多分鐘,10多個問題涉及房產泡沫、民企融資、金融創新等當前熱點話題。
  問:民營企業占GDP的50%以上,解決新增就業85%,但是占用的資源,尤其是金融資源不到30%,民營經濟未來的地位、作用和商業機會前景如何?
  謝丹陽:民營企業是經濟支柱,需要政府大力扶持。中小企業基於本身的特性,很難得到融資等社會資源,這是全球性的問題,不是中國獨有。有的國家專門設立了中小企業局等機構,幫助企業樹立信用記錄、融資。
  我建議“三明治解決辦法”,銀行每貸一筆款給中小企業,政府也出一部分錢,這樣收益分配的時候就像三明治一樣夾在一起。這樣對銀行的風險有一定的減弱,因為有政府陪著它,政府兜一部分底。
  這個辦法只能略作緩解,不能完全解決中小企業貸款難的問題。如果建立大數據,企業將經營中的一些數據通過某些渠道,讓放貸者有所瞭解,可能會幫助企業取得貸款等資源。
  問:人民幣若長期貶值,企業如何應對?
  謝丹陽:人民幣的匯率處於什麼水平,取決於各個利益集團的博弈,包括出口商、進口商、政府各部門,基於過去的經驗,如果有理由讓人民幣貶值,貶值是不會得到阻止的。
  美國最近逐漸退出QE3(貨幣量化寬鬆政策),美元相對於其他貨幣出現升值,新興市場國家的貨幣都在貶值,人民幣也相應出現貶值,這時候,中國政府不會阻擾貶值,尤其是在貶值不是特別驚人的情況下。
  將來人民幣的走勢還要取決於資本賬戶開放的力度,如果人民幣在國際上不斷被接受,對人民幣需求很高,人民幣會進一步升值;如果資本賬戶進一步開放,大家要走出去,在海外的投資用外幣進行的話,人民幣又會有貶值的壓力。
  對企業來說,需要關註政策,關註民眾資本流出力度。
  問:怎麼看待金融創新服務?監管是否矯枉過正?
  謝丹陽:我支持所有的創新,政府對金融創新應扶持不應打壓。金融創新是打破金融壟斷的唯一辦法。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講,餘額寶等創新產品之所以能提供這麼高的收益,是基於低成本的比較優勢,監管成本比其他銀行要小得多,是存在風險的。所以政府出台監管細則、調控是合理的。
  上世紀80年代,美國取消存款利率上限,銀行都高息攬存,最後一些小的銀行和房地產勾結,致使民眾利益受損,政府為約4000億美元的窟窿買了單。
  要提醒的是,一方面,需要政府去關註風險的來源,從源頭進行監管;另一方面,投資者也應該知道將面臨的風險,是需要更高的收益還是穩定的收益,這是個人應該承擔的。  (原標題:中國房地產泡沫可以消化)
創作者介紹

床罩組

yt97ytusq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