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廣網北京10月3日消息 據中國之聲《央廣新聞》報道,為紀念十月1號這天出生,許多人都取名叫做“國慶”,他們可能有年齡的差別,可能經歷著不同的人生軌跡,但他們卻共有著伴隨共和國成長的名字。在福建永安一名來自鐵路部門的老司機鄭國慶,他見證了最早的蒸汽機到現在的高鐵,親歷了祖國65年裡鐵路牽引動力的改革和發展。
  與許多同名人一樣,今年51歲的鄭國慶出生在十月一號那天,說起自己的名字,鄭國慶相當自豪:
  鄭國慶:名字是醫生給我取的,當時出生的時候父親剛好出差不在家,剛好碰到國慶節,醫生說不要取名字,自己帶來了,結果就叫了這個名字,到了這一天四處都是彩旗飄揚,我也感覺到挺好的,全國人民在為你過生日。
  在鄭國慶看來,他的職業和他的名字一樣有著劃時代的意義。20多歲那年,鄭國慶當上了火車司機,一開就是30多年,被大伙親切的叫做“大車”。
  鄭國慶:我開車還是比較早的,從最早的蘇聯造的蒸汽機車,然後到內燃機到電力韶山三、韶山四,一直到我們現在的和諧號,包括動車號,我都經歷過,都在上面操作過。
  從蒸汽機車到現如今的動車組,讓鄭國慶感觸最深的還是火車頭駕駛室環境的變化。他記得,當初開蒸汽機車時,每次車子只要一進山洞,煤煙的熏嗆都差點讓他這個司機窒息昏厥過去:
  鄭國慶:我從開火車到現在應該有三十年了,變化肯定是很大的,以前的蒸汽我們自己行話講,遠看像撿破爛。那時候都拎著籃子提著飯盒,現在車上你看都配了什麼微波爐、冰箱、空調什麼都有,那變化還是很大的。以前蒸汽進隧道的時候,速度跑的慢,它的濃煙會造成人昏倒,但是現在有了空調以後這方面問題就不存在了。
  改革開放以來,鐵路迎來前所未有的快速發展,到2014年,進行了六次提速。面對如此大的變化,不服老的鄭國慶又開始忙著學習新知識和新技能。他告訴記者,過去,他每年至少要帶2、3名徒弟。現如今,年輕司機都轉學開動車組,電氣化時代讓他這師傅也當了回徒弟:
  鄭國慶:我不敢說,我起碼帶了十幾個徒弟,三人行必有我師,從蒸汽走過來,現在這個所謂的電力專業畢業的他比我們更懂,應該講我們在相互學習的階段,他比我們熟練得多,這一方面我們還真要向他們學習。
  去年7月,鄭國慶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駕駛動車組,從廈門開往福州。由於年齡的限制,51歲的鄭國慶只能開這麼一回動車了。他告訴記者,雖然再有4年自己就要退休了,但火車司機對火車永遠都有個情結,每結束一種車型的駕駛,他都要將這些火車的零件收藏起來。如今,蒸汽機車、內燃機車、電力機車這三代的火車零件已擺滿櫥櫃:
  鄭國慶:我們現在就已經開始報廢韶山三型機車了,其實車上有些部件挺精美的,紀念品有收留一部分,包括比如說我們使用過的工具。
  今年的國慶節就要到了,和往常一樣,鄭國慶依然要開著和諧號電力機車加班。作為火車司機,節假日與家人聚少離多,已是家常便飯:
  鄭國慶:沒有節假日,人家是越開心的時候我們工作是越忙的時候,打比方一個春運,我們鐵路要承擔全國春運的70%以上的旅客,我們都要多開加班車,我們這一齣去不是幾個小時就回來,我們要幾十個小時才回來。很多同志包括我自己,年三十晚上都沒有吃飯,三十齣去初三才回來。
  由於時常加班,沒有固定的點鐘吃飯,鄭國慶患上了腎結石。而每到雨季,颱風天,鄭國慶的安全又是全家人最掛念的事。
  女兒鄭凌燕:過年的時候都是非常忙的,他會覺得還蠻委屈的,他們也是有在努力但是還是有人會回不了家。有一年雨季塌方,我就有打電話給他,他就說臨時搶修修好了,所以就在那停了幾個小時,他就回來了。
  對於家人的擔心,鄭國慶心裡明白,但他知道,這就是他的工作,開火車來不得半點馬虎。雖然辛苦,但也開心,每次出車就是一次旅行,三十年來,雖然開的都是那條鷹廈線,停靠的還是那幾座城市,但每一年他都能看到這些城市在變化,在發展:
  鄭國慶:經過城市變化最大的是高樓越來越高,越來越多,在這個鄉村裡面走變化比較大的就是說以前比如說種得大部分都是稻子,但是我們現在可以看到很多果樹開花,景色也挺美的,我們其實一路走一路都是風景也是在旅游,只是我們沒有停下腳步來。
  與火車相伴幾十年,鄭國慶退休後最大的願意,有一張可以旅行的火車票,坐著最新最快的動車,帶著全家人看遍祖國大好河山:
  鄭國慶:我們最想看到的當然是鐵路發展得更快,我希望再過兩年我們退休以後他能夠給我們一張票,能夠乘著我們這個火車到外面去走一走,看一看。  (原標題:[我叫國慶]老司機鄭國慶見證鐵路的變遷)
創作者介紹

床罩組

yt97ytusq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